MARK2NDLYN

因为今天很无聊,在宿舍里做作

罐鸡/台湾鸡柳愚者(14)

超赞

橘子🍊:

我知道我整整半个月没发啦


因为太忙了 现在终于回来啦


大家没忘记我吧( i _ i )


---



五年后

在晚上,柳善皓小跑到楼下的便利店买了杯面,两个小蛋糕和一瓶果汁,找了个角落冬窗的位置坐着吃。

他已经躲了黄旼泫一个星期,上班请假了对方也没有追问,自从那晚恢服了点记忆,柳善皓心里就有种奇怪的感觉,他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忘了似的又想不起来。他心不在焉地望着窗外发呆,边用叉把蛋糕砸得碎碎的,直到对面的坐位被人拉开坐下。

''哥,你怎么自己下来啦? ''
梦实睫着跟善皓长得神似的眼睛,睡眼惺忪地说。
''不睡觉跟着我下来做什么?明天还要上学呢。 ''
他宠溺地摸摸女孩的头,心想我的妹妹真可爱。
''我担心你啊。哥你老实说,是不是有什么烦恼啊? ''
''嗯⋯。 ''
''你说出来吧,便利店最适合谈心了! ''
善皓没好气地笑了,她还真有种令人心情愉快的能力,元气满满的笑容直接给自己充了电。

''我问你啊⋯我跟旼泫哥真的是情侣吗? ''
他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这件事,但回忆起他是自己最亲近的老师他实在是有点吓到了。
''对啊,你们两年前就开始交往了。旼泫哥人很好,平常也很照顾我们。 ''
''那我看起来⋯喜欢他吗? ''
梦实定定地看着她哥,表情并没有十分惊讶为什么他会这样问。
''这个问题,你得问自己吧。 ''
善皓低头笑了,然后快速地吃完了宵夜,拉着实梦回到了楼上的公寓。

------

在之后善皓递了辞职信,决定到别的地方打工了,黄旼泫也没有理由反对,善皓给他的原因是自己很多要跟进的东西却记不起来,但也懒得再学了,于是便在家附近找了家花店在里面打工,好减轻适应身边陌生环境的压力。他还是继续跟旼泫交往却少了很多时间见面,他不敢提分手的原因很明显,就是自己欠他太多了,他还不了。

黄旼泫也明白这点,于是刚好要到法国出差两个月的他便主动提出了分手,说希望给善皓一些时间去想清楚,他想要的不是回报,而是他爱的人能够快乐。柳善皓也就此松了一口气。

花店的老板叫朴志训,是个长得很漂亮的男生,听说他以前住在美国,但因为还是喜欢韩国的生活便跟男朋友回了老家一起开了家花店,名字是Flechazo,西班牙文的意思是一见钟情。

''善皓,我有几个老朋友从美国来了,要一起吃晚饭吗? ''

善皓用手推了推鼻梁上歪歪扭扭的眼镜说,
''不啦我还想先弄好这些花束,因为明天要用了。 ''
''哦哦那好吧,不要太累了。弄好就早点下班回家啦。 ''
''好~''

终于摆好花束后,柳善皓把门锁上后便转身准备搭公车回家,怎知道撞到了一个高大的男生,连忙抬头说了句对不起他便转身准备继续走,却被人拉住了手。

''是⋯善皓? ''
柳善皓惊讶地回望眼前的陌生人,男生有着一头棕色的头发,眼睛小小的,肩膀很宽。

柳善皓还是头一次在外面遇到认得他的人,这个人很有可能是他失忆前认识的,但自己却又不知道他是谁。

''嗯?你认识我? ''
男生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,张嘴喃喃自语,
''不可能吧⋯''
他身后来了第二个男人,长得似杂志上的模特,同样地很好看,但一看到自己他脸上的表情也是十分震惊。

''你是柳善皓吗?我在美国认识的那个⋯''
''⋯我没有去过美国啊,而且我叫刘善皓。 ''
一阵沉默。

''啊是吗,那我大概是认错人了不好意思啊。 ''
男生抬眼看了看花店,问道,
''你在这里打工? ''
''对啊。 ''
''这是我朋友的花店呢。 ''
''你是志训哥的朋友? ''
''对! ! ''
''哈哈是哦,很高兴认识你⋯那我先下班了。再见。 ''
善皓有点紧张地加快脚步去了,忍住不去回头看那两个不认识的男生,心里觉得被陌生人,还是男生搭话怪尴尬的。这还是第一次被别人认错,难道是因為他长了张大众脸?

''对了,我叫丹尼尔! ! ! ''
男生热情地在他身后大喊,善皓也回了他一个微笑。

这时圣佑把轻轻地拉了一把丹尼的手臂。
''他不是那个善皓⋯他已经不在了不是吗。看到个一模一样的人心里觉得毛毛的。 ''
''我知道⋯''

丹尼眯起眼摸摸下巴说,
''但是我想要联络一下赖冠霖。 ''
''你疯了吗? 你又不肯定那是不是他,况且他不认得你!''
''不⋯我總觉得那就是他。 ''
丹尼尔从裤袋摸出手机,开始拨号,
''世上怎么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。 ''
-------
赖冠霖接通了电话。
''冠霖,我想我找到了。 ''

那年冬天赖冠霖也差点死掉,因为他的整个世界也崩塌了,他知道善皓的死是因为自己,如果不是他善皓就不会这样了,于是他想著要跟着他一起离开,却一次又一次地被救了回来。
赖冠琛看不下去,偷偷地对他说不要放弃,相信她的话,不然会后悔的一定。赖冠琛不是那种会说大话的人,說每一句话都会有她的用意,跟她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冠霖当然立刻就明白她的意思了,他要变强大起来,他不能在这个时候放弃,因为还有一丝希望,他对冠琛的话是这样理解,也很努力地走下去。

他大学毕业了然后再正式接手他父亲的公司,短短两年他便连母亲的股份也买下来,然后让她退下来让自己打理所有东西。现在谁都知道掌权的人是赖冠霖,他和他的姐姐坐拥了赖家的所有企业,每个人都不禁赞叹这两姐弟超群出众的外貌和能力,短短几年便令家族生意扩大了两陪。

只有变强大,只有握紧权力才能为所欲为,才能保护得了自己珍贵的东西。五年了,他秘密地找了在美国认识善皓的丹尼一等人偷偷打探善皓的下落,因为冠琛没表明善皓还在生,却只给了他暗示,问不出所以来的他只可以靠自己了找人了,卻又不能被發現。

''为什么你就不肯告诉我他的下落 ?''
''因为你还不足够强大。 ''

一开始她是这样说了,为了保护两个弟弟她必须这样做,如果再暴露善皓的行踪恐怕会很危险,那干脆就不说出来了。
''那好,我会自己找到他的。 ''

于是,這次他终于终于找到了。

Tbc.

A.N.G:

路人獅:你還好嗎?
喜當爹:我對女朋友不是很好。
路人獅:我理解你的心情,希望你能好好渡過。

就是台詞米什麼問題,但是誰能告訴我為什麼最後是喜當爹在安慰路人獅啊???
路人獅你是怎麼比喜當爹更渣了女票????

另:OMG,路人獅,你的聲音未免太溫柔了吧!